教培人这一年:春风吹又生

肇始于2021年7月份的“双减”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关于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政策,现在回想起来,无疑像一场事先张扬的暴风骤雨,尽管在此前多次发布了相关指示、标准、要求,但在政策真正落地后还是引起了行业前所未有的震荡与巨变。

按照2021年中国教育事业相关数据统计,全国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以及高中的在学人数有2.3亿人!面对这一群数量庞大、消费潜力空前的消费者,市场自然不乏聪明者、勇敢者,数十年以来,新东方、学而思、猿辅导、精锐、巨人、学大······一个个巨头林立的背后,是这个市场似乎没有天花板的成长空间。

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因为在民间流传很广的生意理论中,女人和小孩儿的钱最好挣,而教育,则两者通吃。

“双减”试图打破这一闭环,至少,削弱过度商业化带给教育这一环节的种种不该有的纯利益化导向。然而,一年过去了,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?

在这一年中,起初,教培行业似乎一片哀嚎、叫惨、失业······可渐渐,似乎形式发生了某种不可言述的变化,那就是教培人突然不怎么发声了。

当初那些对行业极度失望的人,选择了毅然决然地离开,似乎这个行业未来很多年都不会有转机了,只有离开,才是最实在、也最科学的打算。

一方面,教培行业为数众多的从业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优秀者,他们在这个行业的优势、地位,因为市场以及家长、学生的被动需求给放大了。

于是,曾经那些所谓的“名师”,一旦离开原有的舒适圈,似乎只能去做一些并不重要的工作,诸如人事、销售、服务······由“刚需”到“非刚需”,这其中的落差不单单体现在收入上,还有巨大的心理及环境落差,于是,很多人频繁更换工作、投递简历、离职······一年时间过去了,他们发现,似乎自己并不适合其他行业。

与此同时,根据最初的市场数据,“双减”所引发的教培行业的失业人数不低于1000万人!这1000万教培行业从业者,连同当年的大学毕业生一起,汇入到因疫情影响而并不繁荣的就业市场,就形成了巨大的压力,而压力的那一头,则是用人企业的空前理智与谨慎。

起初对于教培行业转型的人才,用人企业似乎还抱有某种期待,可后来,现实狠狠打脸,也再次验证了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:那就是真正的优秀人才,并不在私营企业,更别说普通的民营小企业了。

于是,市场一番折腾,回到了一个吊诡的点:教培行业的人发现还是教培行业最好,其他行业的企业发现教培行业的人还是只适合干教培。

于是,一切开始向原来的方向靠拢了,与此同时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家长们发现,没有了教培,一切似乎并不那么美好。

这之中的兜兜转转,似乎在印证市场力量,尤其是供需变化的巨大力量,即便是面对强悍有力的政策,也会暗自生长出巨大的洪流,不可轻易阻断。

接下来,你将看到的是依然匆忙的学生,他们依旧在放学后以及周末、节假日,背着大包小包,行色匆匆,与以往不同的是,过去人潮汹涌的商场,全部变成了校区名不见经传的楼栋,以及无法辨认住宅还是办公,抑或商业的楼宇。

卷土重来的不仅仅只是教培行业的从业者、学生、家长,还有附着于教培行业之上的广告公司、教材出版机构、网络以及中间掮客。

打开抖音、小红书等平台,到处都充斥着学科类培训资料出售、直播、教学视频内容,更有不少自媒体作者打着“前×××机构名师”“×××专家”“×××内部资料”的名义进行变相营销、吸粉,当然,拥趸甚多。

而在线下,除了艺术机构挂羊头卖狗肉式的进行宣传以外,不乏各种变异、换形式、大班改小班的教培机构,仍然继续着往日的辉煌——与往日不同的是,生意似乎更好做了。

因为,前述所有巨头都似乎无可奈何地选择了退出,至少,不敢明目张胆地宣传了。剩下的,受疫情影响,跑路的跑路、关店的关店、退款的退款,山上没老虎,猴子自然成了大王,上蹿下跳,好不快哉!

因为,在国人向来重道德的意识中,举报似乎是一件让人不齿的事情,尽管,从法律和政策角度来讲,似乎并无不妥,但举报向来容易承受道德上的重压。

因此,举报教培行业似乎一开始还有威慑力,到后来,就变成了行业之间的主要报复手段,而非行业治理方式。

再考虑到此前所述市场需求未减、供给压力降低,自然,从业者有的是办法搞定所有举报,因此,这一条隐形的治理方式也算是被成功消化了。

而今,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对小型、微型教培机构形成威胁的话,恐怕只有疫情了。

然而,疫情对整个国计民生都有影响,对教培行业,至多只能算的是抑制,谈不上根本的影响。

所以,你们信以为真的“双减”之后的教培行业全军覆没,依然在政策执行后一年,变得扑朔迷离了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